用户名:密码:验证码: 看不清?点击更换 注册帐号 忘记密码?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网站地图
中国禹州网 主办:中共禹州市委 禹州市人民政府 你好,今天是: 返回首页 旧版回顾
 
 今日禹州 卷首语 重要言论 要情通报 学习研讨 调查研究 工作交流 市情传递 夏都论坛 厚重禹州 天南地北禹州人 大禹采风 文苑 大事记 域外借鉴 古钧神韵 摄影报道 综合
我在非洲(十九) 黑妹让我当红娘
2014-03-12 10:11 来源:中国禹州网 作者:秦建亭 点击:

    老办公室的租期到了,加上房租要涨很多,所以我们就换了新的办公室。
    新办公室的大门外就是繁华的大街。因为不像以前在老办公室那样,楼上楼下爬楼梯,所以上街的次数也就多了。
马路对面有一个卖电话卡的黑妹,大约有二十岁左右,长得也算眉清目秀。当我买水买饮料的时候,总要从她身边经过。每次她都会先给我打招呼:“老外,你好吗?”我也会很礼貌地回答:“很好,谢谢!”有时也会点点头,算是回答。
    一天上午,当我又从她身边过的时候,她说:“老外,坐下歇一会儿吧!”说着就将一把椅子递给我。有时候,黑人的热情真不好意思拒绝,比如此时此地,我只能说“OK”了。
    “你是从中国来吗?”
    “是的!”
    “来多长时间了?”
    好像是移民局的人在问话。我看看她,不由地我们都笑了。通过交谈,我知道了她的名字叫米拉,二十四岁,家就住在附近。最后她问我:“你结婚了吗?”
    “当然了!”我回答。
    “老婆在这里还是在中国?”
    “中国啊!”
    “为什么不在这里娶个老婆呢?”
    “我们中国男人,只能娶一个老婆。不能像你们尼日利亚,男人可以娶四个,那样不好!”我简单地给她讲了我们国家的婚姻政策。
    她听了伸出大拇指,连说:“非常好!非常好!”接着她把椅子向我身边挪了挪,又轻声地问:“你那个兄弟结婚了吗?”
    “哪个啊?”问得我一头雾水。
    “就是那个个子高高的,皮肤很白,头发很长……”
    没等她描述完,我就明白了,她说的是我的同事小申。
    “知道了,知道了。他没有结婚,还没有女朋友呢!”
    “哇!”
    听我一说小申还没有女朋友,米拉的眼睛一亮,先是一声尖叫,然后对我说:“他长得太像杰特李了,我非常非常喜欢杰特李,所以也非常非常喜欢他!”(黑人说的杰特李就是李连杰,李连杰和成龙在尼日利亚有着大批粉丝。)
    看着米拉那喜形于色的夸张表情,我立刻明白了,原来这个有心计的黑妹,是在拐弯抹角地打听同事小申的情况啊!
    “你真的很喜欢他吗?”
    “是啊,我喜欢他很长时间了,每一次他出大门,我都等着,一直看他回来进大门。每天你们下班,你们的车从我眼前过的时候,我都……”
    看来,这个机灵的黑妮是真的暗恋上小申了。我心里不由一阵窃喜——又可以拿小申取乐了!
    随后,我敷衍了几句,站起来说:“我还很忙,要回去了。”
    米拉急忙说:“你还没给我说他叫什么名字呢?”
    “下次,下次我告诉你!”说着,我赶忙溜走了。
    刚到办公室门口,就听到小申在里面,正扯着嗓子唱道——“找个好人就嫁了吧……”
    “嘿嘿!还有心在唱呢!”我装出很着急的样子。
    小申的现场演出戛然而止。“咋了,移民局来了?”
    “不是,但问题比那严重!”我很严肃地说。“一个黑妮暗恋上你了,说你要不和她结婚,就要杀了你!”
    “去挠子吧!”也是爱开玩笑的小申这才明白,我是在拿他开涮。其实,“挠子”是什么玩意,我也不知道,他也不知道。
    我把那个黑妮是怎样喜欢他,怎样想和他结婚,统统给她描述了一番。说要和他结婚,当然是我自己杜撰的。小申听后,已经是半信半疑了。
    虽说是戏言,不如说是预言。当我再次路过那里的时候,那个黑妮还真把结婚的事,提到议事日程上来了。
    那是第二天,当我去买东西时,又被她拦下了。
    “密斯特秦,你好!给你兄弟说了吗?”(上次谈话,我告诉了她我的名字。)
    “说什么呀?”我装糊涂。
    “哎呀!就是说我很喜欢他呀!”她一副着急的样子。
    “对不起,米拉小姐,我忘记了!”说这话的时候,我故意拍拍脑门。
    “你等一下!”米拉说着从椅子上站起来。然后跑到一个卖水果的妇女那里,买回三块木瓜来,每块木瓜都用一个透明的小塑料袋包装着。她递给我两块,自己留了一块。
    “你吃一块,给我男朋友一块。哦!我丈夫。”米拉说着,把她的那个木瓜咬掉了一截。
    太出乎我意料了,我想憋住不笑,但没有成功。“哈哈,哈哈……”
    米拉可是没有笑。她紧接着问:“他叫什么名字?”
    我又忍不住了……听刚才那口气,好像已经领了结婚证一样,可现在,却还不知道丈夫的名字。
    我笑着答:“中文名字叫申,英文名字叫骑的龙!”
    说起小申的英文名字,还有一段故事:有个经常到我们公司买货的黑妮叫琪得玛,也是对小申一见倾心,她就问我小申叫什么名字,我想了想对琪得玛说,他叫“骑的驴”。一个骑马,一个骑驴,反正都是骑了点啥,合适。黑妮信以为真,可是黑人对“驴”字的发音学不会,一出口就是“骑的龙”。就这样,小申的英文名字诞生了,骑的龙的大名在黑人中广为流传,就连同事们,也时常这么叫他。
    “骑的龙,很好的名字!”米拉竖起大拇指。
    “你以前没有男朋友吗?”我忽然就想起了一个问题。这一问,豁达开朗的米拉就讲起了她的罗曼史——
    原来,米拉有个男朋友,就在UBA银行工作,他们是三年前就好上了,在米拉二十二岁的时候,就把自己献给了男友。可是,就在四个月前,米拉发现他的男朋友,和好几个女孩子有关系。便毅然和男友断绝了来往。
    开放和豁达的黑妮,什么都说,反而让我有点不好意思了。
    “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?”我问。
    “和骑的龙结婚啊!”米拉信念坚定地说。“你可一定要告诉他,结婚以后,我给他生一个男孩,生一个女孩……”那神态就好像把米拉的名字写在小申家的户口本上,早已是板上定钉的事一样。忽然间,我仿佛听到了小申和米拉双双步入婚姻殿堂的钟声……但,我明明知道,这一切都是不可能的事,可是也不能当时就伤了米拉的心。于是,我拿着那两块木瓜回办公室了。
    对着小申,我说:“老弟,实在对不起啊!我把你出卖了,我把定情信物都替你收下了。”
    “去挠子吧!”小申笑了,同事们也都跟着起哄。
    “我看黑妮就没有漂亮的,都看着不顺眼。”小申的论调和绝大多数刚来非洲的同胞是一样的。
    我咬了一口木瓜,说:“此言差矣!我送老弟一句话吧——尼日利亚呆三年,黑妮个个成貂禅!”
    黑妮托我当红娘的事,当然也就成了笑谈。
    真是拿了人家的手短,吃了人家的嘴软。后来的这些天,出去买东西时候,我只好从另一边走,去距离比较远的商店了。 (责任编辑:赫连洁钰)

顶一下
(8)
10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

关于我们 | 商务合作 | 网站地图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意见反馈 | 网站管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