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名:密码:验证码: 看不清?点击更换 注册帐号 忘记密码?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网站地图
中国禹州网 主办:中共禹州市委 禹州市人民政府 你好,今天是: 返回首页 旧版回顾
 
 今日禹州 卷首语 重要言论 要情通报 学习研讨 调查研究 工作交流 市情传递 夏都论坛 厚重禹州 天南地北禹州人 大禹采风 文苑 大事记 域外借鉴 古钧神韵 摄影报道 综合
司马徽:席下桃李茂神州
2013-12-23 16:41 来源:中国禹州网 作者:朱晓路 点击:

    “水镜先生”司马徽在汉文化圈内妇孺皆知。可若叙述他的事迹,人们往往摇头不知,只隐约记得此人推荐过“卧龙凤雏”,是个淡泊名利的好老师。于是,有趣的现象出现了,司马徽事迹很少,可他却偏偏成为三国史上最大“阴谋论”的主角。
    其中有一个版本是这么说的:司马徽与司马懿(生于河南温县,距离禹州120公里)是父子关系。司马徽派出大量弟子,比如诸葛亮、庞统、徐庶等辅佐各路枭雄互斗,最终促成司马懿一统天下。
    这种说法缺乏证据链条支持,响应者不多。但它令人生出狐疑,这个仙风道骨的隐士究竟是什么样子?本文试图用有限的史料与东汉末期的背景结合,勾勒出一个真实的水镜先生的形象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司马徽的性格
    司马徽儒雅温和,遇人遇事全是笑呵呵:“好,好,好!”以至于被人讥讽为不分是非的“好好先生”,成为迂腐窝囊的代言人,真的是这样吗?
    材料一:司马徽邻居家曾丢了一只猪,见司马徽家有一只猪眼熟,就上门去认。司马徽笑说:“是你的就好,是你的就好!”让邻居将那只猪逮了去。后来,邻家的猪又从别处找到了,邻居懊悔地上门道歉,司马徽仍笑说:“找到了就好,找到了就好!”他不仅不讥讽邻居,还置酒款待了他。
    材料二:又一日,邻村有人养的蚕该结茧了,无处上蔟,就来向司马徽家借蚕蔟。司马徽听了,连声说:“好,好!”就把自家正用的蔟箔腾出来借给了他,而自家的蚕却毁了很多。
    材料三:按当时风气,经常有人前来拜访这位名士,向他请教对某人的看法。司马徽无论谈及任何人,总是三个字:“好,好,好!”每每让求教的人失望而去。
    看到这里,读者们会觉得这样的人不就是糊涂蛋吗?不正是街坊们嘲笑的读书读傻了的呆子吗?我们接着来看:
    在材料一的故事中,家人曾质问:“他冤枉我们,为何还要这么高看他?”司马徽说:“谁能无过?错了能改,就值得敬重。”
    在材料二的故事中,家人又质问:“他家急需,我也急需,为何胳膊往外拐呢?”司马徽笑说:“人有急难来求我,是信任我;不借给他,将使他难堪,信任也将从此失去。怎能为一点钱,而失去别人的信任呢?”
    在材料三的故事中,妻子问他:“别人称你是公正的‘人鉴’,而你往往一味说好,怎么能使人满意呢?”司马徽说:“你说得好。不过美玉送于识者,良言讲给知音。对于不买玉的何必讲玉,对于不用人的何必论人?”
    看到这里,一个立体的司马徽形象是不是出来了?他不仅不是个糊涂蛋,还是个修养非常高、涵养非常大的人。要知道大家为什么叫他水镜先生?一层意思是他有很好的修养,如临水而照,看得到自身毛病,从而完善;另一层是他很冷静,看人看事精准,像镜子一样。
    可是,似这样一位高人,为何会选择荒废才华,隐居农村?是因为年岁已高,不愿再抛头露面?是明哲保身,不趟那刀山火坑?是看破红尘,不为名利所动?是有情妻爱儿,心意已满?我们从寥寥史料中已无从考证。这就像我们无法理解巢父、许由一样,颍川这片华夏祖源的土地上盛产隐居的智者,他们的目光穿透世情人事,他们的灵魂翱翔在广阔的宇宙之间,他们把身心都隐藏在一席淡云薄雾中。滚躺于名利场的凡人以己胸襟,难以明晓他们的境界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司马老师独特的教学
    司马徽最让人津津乐道的就是他门下桃李成蹊,让我们来看看这份令人震撼的名单——魏国方面:庞山民(黄门吏部郎),徐庶(御史中丞)、石韬(典农校尉)、孟建(征东将军)等;蜀国方面:诸葛亮(丞相)、庞统、向朗(长史)、李仁、尹默(太中大夫)等;刘表方面:韩嵩等等。
    那么,是什么原因让司马徽的教学成功率如此之高呢?先来看个小故事:
    司马徽的徒弟们学习多年,临近毕业时,他把众弟子都叫到堂前:“明天最后一次考试,凡能过关者就可出师了。”众弟子听后,紧张复习,《诗经》、《论语》、《道德经》、《战国策》等摞成一座座小山丘,连看个通宵。
孰料第二天,水镜先生什么经典都不考,只是端坐堂前瞑目:“今天午时三刻之前,凡能得到我的允许离开水镜山庄的,便算满师。出不去的再从头学起。” 众徒弟一下都傻了,这算什么题目?正当大家乱哄哄讨论的时候,徐庶一脸鼻涕一脸泪地从堂外跑了进来,扑通跪下:“师父,方才接到家信,家慈病重又思儿心切,故前来向师父辞行,请师父应允!”司马徽不动声色:“允你午时三刻后回家探母。”徐庶又要巧辩,但望着老师轻阖的双眼,晓得无用,乖乖闭了嘴。
    少顷,只听堂外有人高喊:“救命啊!山洪来了,大家快跑啊!”话音刚落,就见一个浑身是水的泥人跌跌撞撞地倒在堂内,众人慌忙将他扶起,一看,原来是庞统!只见他哆哆嗦嗦地说道:“大家快跑啊!山洪来了,快,来不及了。”众人一听都慌了神。但抬头一看水镜先生嘴角现出一丝浅笑,庞统老实地爬了起来,拱手:“学生瞒不过老师。”
    孔明眼见此,猛然挺身,搀起一身烂泥的庞统,指着老师的鼻子,怒气冲冲大骂道:“我们一帮子世之奇才,跟随你学习多年,到头来你却出了这么一道破题目来戏弄我们!”司马徽纹丝不动。孔明将庞统的泥衣甩在堂前,拉着庞统与徐庶往外暴走:“老子要回家,不学了。”待三人迈出大堂,司马徽衣袖一动,孔明等连忙跪下:“老师明见。”司马徽眼角抬开,笑了:“好你个孔明。”最后,水镜允许诸葛亮三人下山。 
    这个传说未必是真,但却折射着司马徽教学的不拘一格。这样培育出来的学生不因循守旧,善于解决实际问题,正是乱世之中所需的人才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流居襄阳
    自黄巾之乱(184年)后,我国北方陷入连年战火,大量中原士人流离家园。当时的清流领袖之一、荆州牧刘表对陕西、山东、河南等地流落荆襄一带的士人大加慰留,对内兴起儒学,表彰文化,招贤纳能,安抚流亡;对外则以守疆安土为战略方针,想方设法远离厮杀角逐的战火,汲汲于自保。这样,便使荆州成为相对安宁的宝地。
    禹州距离荆州襄阳距离大约300公里,两地由北向南连贯起颍川郡、南阳郡、襄阳城这三个文化重地。颍川因位居中原,反复被各路叛军、军阀逐鹿其中,损耗惨不忍睹,于是司马徽屡屡迁移至襄阳居住。
    在这一过程中,学识卓越的他与荆襄士人们建立了良好的私人关系。比如当地的学术领袖庞德公等都与司马徽兄弟相称,往来亲密无间。更难得的是司马徽还于此收了一批优秀学生,比如卧龙与凤雏。
“卧龙”诸葛亮(181年-234年)出身琅邪(今山东青岛一带)官宦世家。他3岁丧母,8岁丧父,与弟弟诸葛均跟随叔父诸葛玄(曾任豫章太守)生活。其16岁左右时,诸葛玄带领他们兄弟二人来到襄阳,投奔荆州牧刘表。
    诸葛亮年少口狂。身材高大(约1米9)的他,平日好诵一首名为《梁甫吟》的咏史诗,常以大贤相大名将来自比。他看书无数却只扫大略,思想跳跃性很强,一般人很难跟他对话。种种迥异常人的行为,使当地官绅对这个洋洋自得的大个难民很不感冒。但司马徽却愿意走近这个少年,他惊讶地发现这个孩子见解独到、知识面大得吓人。而且拥有一种博大的气质,对社会心怀悲悯,对世事人生深度关切。以至于司马徽竟推崇这个孩子为将来的无双国士,常让他跟随周围,细心栽培。
    “凤雏”庞统(179年-214年)是名士庞公德的侄子。他小时朴实憨厚,没有人知道他的才干。稍长后受父亲指点去拜见司马徽,见司马徽坐在桑树上采桑,不禁轻视:“大丈夫当建功立业,紫衣玉带,怎么能屈辱地当一个蚕妇呢?”
司马徽依旧笑呵呵,他和缓地讲人性,讲人情,讲世事,讲趋势发展,听得庞统熏熏然,当即席地而坐。老少两人从白天一直聊到黑夜。司马徽对庞统的学问根基也十分惊异,称他是南方士族之冠,并悉以引导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水镜门下流水去
    后世的我们看到这里忍不住慨叹,刘表有福啊!卧龙、凤雏、徐庶、庞公德、司马徽等尽入他囊中啊!老刘就是躺着不动,也能被这群猛人抬上霸主座啊!可世事偏偏不如它表面所现。
    刘表在历史上或许形象较庸弱,可在自己地盘上他可是个专横跋扈的主儿,说一不二。可你要知道司马徽门下都是些什么人?二三十岁的大才子、大谋士啊!这群圣人们看见刘表胸无天下志、立意自守,就着急啊,就手痒啊。针对军事、规划、人力等等政策,甚至寡妇不嫁人现象他们都会叨唠几句,动不动就是上谏“主公,错矣”、“大哥,大错特错”、“老刘,要亡矣”。气得刘表暴跳如雷——大爷当年领导太学生运动、名扬四海的时候,你们这群臭小子穿开裆裤了吗?老子当年单身入荆州,杀豪强平境内的时候,你们这群黄口小儿掉乳牙了吗?
    可韩嵩等人秉着刚强的儒士信念,继续在刘表耳朵边念叨:“哎,主公,您这联盟政策有问题”、“大哥,打错了,你该打东,不该打西”。刘表是什么人?大文人出身嘛,他觉得这就是羞辱他嘛!就是折磨他嘛!他的眼睛血红了——是不是该宰一个,这群苍蝇就闭嘴了?
    刘表开始在公开场合嘲笑司马徽、韩嵩,说你们这群难民,我白白养着你们,对我无用,对社会无益。随后更是杀掉直谏的刘望之(司马徽弟子),逼使刘廙逃亡。眼见如此,司马徽对刘表统治彻底心凉,于是部分弟子开始离开荆州。
大约公元202年,司马徽在南漳(今湖北省境内)遇到了逃亡的刘备。接触后,他发现此人气度、胸襟、志向非同寻常。于是当刘备哀叹自己年近老迈,功业不成,真是命运不好时,司马徽趁机劝说:“非是命运,是你不得人才。”刘备说:“我文有孙乾、糜竺、简雍,武有关羽、张飞、赵云,也算有几个人才吧!”司马徽说:“孙、糜、简三人,才能有限,难成大事。关、张、赵虽称得勇猛大将,可惜没有能很好使用他们的人。”刘备俯身诚恳求教,于是司马徽坦诚推荐了爱徒诸葛亮、庞统、徐庶等。
    (这一节是历史上很有意思的现象:你看刘备,乃至于他的老祖宗刘邦,基本上都是啥都不会型,文也不成,武也不行。但你看,大才子如刘表、孔融,用不了人,成不了势;战斗力如董卓、吕布,用不了人,成不了事。偏偏刘邦、刘备之流就能收天下英雄于麾下。可见领袖拼的不是文武技术,是胸襟,是组织能力。)
    在司马徽引荐下,刘备先得徐庶,随即在新野大破曹仁的“八门金锁阵”,攻克樊城。但曹阿瞒不愧是用人的绝顶高手,察觉有高人加入刘营。马上伪造徐母亲笔信,赚回徐庶。
    徐庶临别前又力荐同学诸葛亮、庞统,刘备可能精力不济,或是缘分不到,只请了诸葛亮,没理会庞统。于是庞统跑去给周瑜当幕僚了。刘备的这个态度使司马徽门下弟子心存疑虑——世人都说你度量大、对人亲切,但你连“凤雏”都不用,是不是刘关张的小圈子容不下其他人?于是水镜门下的一些学生刘廙、崔州平、石广元、孟公威等都选择了北返许昌,包括庞公德儿子、诸葛亮的姐夫庞山民最终也在汉政府中任职。
    公元208年,曹操大军进击荆州,统治此地十八年的刘表忧疾而亡,儿子刘琮投降汉政府。得到荆州的曹操想重用司马徽,可惜天命难测,没多久司马徽就去世了,阿瞒错失整合司马徽弟子的机会。(司马徽逝后归葬故乡,其墓冢位于今禹州市余王村潘庄东侧,现仍存有“汉司马徽先生之墓”墓碑。)
    三个月后,庞统帮助周瑜取得赤壁战役胜利,阿瞒狼狈逃回中原。诸葛亮为刘备借得荆州五郡,站稳了脚跟。再之后,庞统助东吴攻占了交广地区(今两广及越南部分地区),使吴国领土从江东六郡扩展到大部分江南。随后因周瑜去世等原因,庞统加入刘备集团,又帮助刘备谋划控制益州(今川渝一带)。就这样,卧龙凤雏就位后,刘备从此气势如虹。终而雄居巴蜀,独霸一方,造成三国鼎立之势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读书与实践
    司马徽教徒弟,不重诗词歌赋,不崇道德文章,而是教他们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。比如天下大乱,我们争哪块地盘更宜安身?我们的对手是什么情况?粮食从哪里来?赋税从哪里来?兵员从哪里来等等。由此现象联想到三个思考:
    一、读书能扩大认知,实践是工作的基础。没有哪个将军是多看兵书,就可以打胜仗;没有哪个老板是多看经济书,就能财源恒通;没有哪个企业家是多看管理书,就能领好员工。
    将军打胜仗,靠的天赋(勇气、胸襟、观察力等),靠的是持之以恒的锻炼,靠的是以身作则,锻造出一支精于锻炼、勇于杀敌的部下,靠的是物资保障及时,靠的是对部队兵将愿望、心情的了解,靠的是对天时、地利、人和的把握。所谓“神谋急智”只不过是建立在这些之上的灵光一现。有它固好,无它不憾。
实践是任何工作推进的基础,只有在现场发现问题、改进完善,才能拥有战斗力。
    二、读书不要被书所误。我们习惯性地认为好书中都是真理,但事实并非如此。比如管理类书籍,大多是作者作为局外人的观察经验。首先,它只是作者了解事实的一部分。其次,这些观察经过作者的整理、思考,必然会再遗漏一部分。再者,它总结的经验不一定正确。
    即便是《孙子兵法》这种高手亲自总结的精准规律,也有局限性——你所处的环境与它绝不可能完全相同,简单套用必然导致遇变而溃。
    三、警惕读书病。有时,书让我们读得思想打架、脑子蒙阂、反应缓慢,无法敏锐捕捉人事的本质;有时,书让我们读得眼光高远,言语文章连篇累牍,言之成理。但当自己躬身做事,则凌乱废弛,毫无条理;有时,书让我们读得清高傲慢,无论面对谁,都以高深标准苛刻要求。而对自己过错,则无数辩解;有时,书让我们读得好像无所不知,缺乏外视的动力、压力。以“天朝上国”般的思维自居,以至于连倾听、了解别人都不愿意,连了解最新的讯息、知识都无兴趣。每遇人事,只以经验辄做判断,而拒绝去实地看一看、听一听,逐渐闭塞、顽固、腐朽。
读书种种弊病,唯有靠实践来弥补。处事的有效方法也唯有从实践中去观察、去思考、去实验、去总结。若是只痴读于书籍、教条、经验,怕是我们这位老祖宗司马徽也会无奈地摇摇头,永远不许你下山。(作者单位:市委宣传部)

顶一下
(2)
10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

关于我们 | 商务合作 | 网站地图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意见反馈 | 网站管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