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名:密码:验证码: 看不清?点击更换 注册帐号 忘记密码?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网站地图
中国禹州网 主办:中共禹州市委 禹州市人民政府 你好,今天是: 返回首页 旧版回顾
 
 今日禹州 卷首语 重要言论 要情通报 学习研讨 调查研究 工作交流 市情传递 夏都论坛 厚重禹州 天南地北禹州人 大禹采风 文苑 大事记 域外借鉴 古钧神韵 摄影报道 综合
汝颍集团:万里河山一盘棋(上)
2013-11-11 14:55 来源:中国禹州网 作者:朱晓路 点击:

   
    走进汉魏时期,不可避免的要触碰到“汝颍集团”这四个字。这个由汝南郡、颍川郡的士人、豪强构成的团体,如同暗藏在历史深处的隐形巨手,以万里河山为棋盘,执子、落子,施智、拼勇,驰骋其间。
    常人习惯将伟人的主观能动性看的太炽眼,围观于领袖个人才能,及其政治、军事策略的优劣。殊不知领袖之能,并不仅在其打仗多凶猛、悟性天赋有多高,更在于其能协调各方利益,把握大势所趋。像荀彧、郭图、辛评这样的角色,普通人可能连名字都记不住。但实际上这些看似柔弱、不起眼的人物,背后却隐藏着强大的地方势力。他们身为颍川、汝南大郡的高级知识分子、游侠豪强、世家大族,左右着地方舆论和官员选拔,拥有良田、坞堡、私兵、自给自足的商业体系。对于外地来的首领,他们才是实际的地方统治者。甚至可以这么说:乱世之初,君主不过是其利益代言人,猛将不过是其打手。这篇文章就以袁绍集团与曹魏集团的崛起与灭亡为例,还原汝颍集团绘涂乾坤的过程。   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汝颍集团略介
    汝指的是汉代的汝南郡,辖区包括今驻马店市、周口市、阜阳市、蒙城市等;颍指的是颍川郡,包括今许昌市、平顶山市、漯河市、登封市等地。秦汉魏晋时期的颍川、汝南二郡,地域广、城市繁荣、教育冠于时代,是彼时的人才渊蔽。
所谓汝颍集团,可溯源于东汉末年“党锢之祸”。当时主持清议,抨击朝政,反对宦官的领袖人物陈蕃和李膺,一为汝南平舆人,一为颍川襄城人。同党也多为汝南、颍川、南阳三郡人氏。当宦官大兴党狱之时,那些名士游侠除了根据私人关系、价值取向、师生门第等,以“八俊”、“八顾”、“八及”、“八厨”等名称共同联合之外。还根据籍贯组织起来,同宦官作斗争。这是汝颍集团的起源。它并不是一个有着严格规则、奋斗目标的党派,而更像一个松散的联盟,以地缘、血亲、师生、友谊等为枢纽点,使得汝州、颍川、南阳等地的实力派联络在了一起。
    可能有读者会说,嗨,不就是一帮子文人嘛,能翻腾出什么花样来?莫急,我们来一条条地还原他们真实的脸谱:
    一、他们影响着广大农民。长达两千年的封建时代,中国农村一直是一个自治社会,依靠财富、血缘关系建立起权力结构。以一句话概之,便是“皇权不下县,县下是宗族,宗族皆自治,自治出伦理”。在县以上,以皇权为中心,有着‘官治’秩序或国家力量(也就是官府说了算);而在县以下,则以家族为中心,有着乡土秩序或民间力量(也就是乡绅宗族说了算)。而在这两者衔接起来的就是士人阶层,他们影响着广大农村。
    二、他们影响着广大官员。两汉时期实行察举制,由各级地方推荐德才兼备的人材。乡绅中的知识分子、德高望重之辈便有了推荐官员的权利,逐步控制官员选拔的渠道。
    三、他们既有文化,又有钱、有人脉。比如颍川荀淑,当过中央部委司长,名贤李固、李膺等都尊崇他为师。儿子八个俱有才名,当时被人称为“荀氏八龙”。最有才华的六子荀爽在中央任职。两个侄子荀昱、荀昙被推荐为沛和广陵两地方的长官。他俩凭着豪强本色,以本身人力(豪强们普遍拥有屯驻数量不等的家兵,闲时务农,遇事为兵)、财力,并结合政府力量,竟然将两地的宦官势力扫荡一空。
    四、他们影响着舆论。清流领袖、司隶校尉李膺(颍川人)在第一次党锢之祸后,回到家乡设馆讲学,聚集生徒,前来听课的学生多达千人。要知道彼时全国人口不足两千万,学文识字的人更远较现在的比例小。这些弟子们无不是乡间引导舆论、传播思想的文化人,你可想其影响力有多大。而在东汉末年,仅颍川地区知名的大儒就达89人。
    五、他们的联系很紧密。汉时因为传播不便,只有较少的人能够享受教育,名师大儒更少。因为圈子小,这部分群体往往沾着师门、亲戚、朋友关系。再在“对抗太监救国”、“保卫家乡家族”等共同目标的号召下,很容易形成盟友关系。在第二次党锢之祸时期,挑头营救党人的四个领袖分别是荀彧(荀爽侄子)、何颙(太学生领袖)、袁绍(贵族公子)、曹操(官吏子弟),他们联络四方有力人士,并私入洛阳首都援救受难党人。
从这五个方面,读者可以初步了解这个群体的能量:政府办不到的事情,他们能办到;政府影响不到的,他们能影响到。那么这种看不见摸不着的影响力究竟有什么用呢?试举一例:黄巾军之乱时,司徒王允邀请荀爽做从事(参谋)。在荀爽一人的奔走左右下,不费一刀一箭,颍川一带投降的黄巾兵达几十万人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老大是土著们推上去的
    袁绍(153-202年),汝南郡汝阳人(今河南省周口市)。他出身“四世三公”的高官家庭,资质威武,不到20岁就出任濮阳县令。公元189年,33岁的汉灵帝病死后,大臣们趁机向把持朝政的宦官集团发动进攻。宦官们杀死大将军何进,时任禁军将领的袁绍、袁术兄弟趁机率军入宫,将为祸东汉朝廷的宦官集团捕杀殆尽。
    风华正茂的袁绍立下如此大功,却不料为他人做了嫁衣裳。奉召“入京调停”的凉州(今甘肃武威)军事集团首领董卓,趁机将中央政权收入囊中。袁绍大怒,在朝堂之上横刀在胸,作揖离去。
    小袁绍得罪了BOSS董卓,准备光杆一个浪迹天涯吗?不,袁大胆有志有谋,他计划拿下冀州(今河北)当根据地,然后讨伐董卓。那么一个准通缉犯怎么才能控制一个省呢?袁绍有两个依仗:一、他高干出身,“袁氏树恩四世,门生故吏遍于天下”,他在官场上贼熟,贼有人缘;二、袁绍少年以游侠自居,他在黑道上贼熟,能够“收豪杰以聚徒众”,振臂一呼,响应无数。
    于是,在中央,袁绍的朋友侍中周毖、城门校尉伍琼(汝南人)、议郎何颙(南阳人)等,出面去忽悠董卓,说:“废立这事太大了。袁绍不识大体,与将军一争执,吓得逃跑了。如今您悬赏捉拿的太急,弄不好他就要被逼得造反。袁家影响力太大,到时不好收场。不如赦免他当个小郡守,袁绍对您感恩戴德,多好!你想啊,董卓一个边境的土大兵头儿,猛一进巍峨京都,孤立无援,被这群巧舌如簧的名士给说晕菜了。于是封袁绍为渤海太守(今河北省境内),这样袁绍就有了立足之地。
    在地方,袁绍派名士许攸(南阳人)去串联汝颍集团的大佬们。这些本土实力派们(我们姑且简称他们为土著)在观望后,认可了袁绍。但问题是当时据守冀州的韩馥也是颍川人:韩馥曾任东汉的御史中丞,后被董卓派为冀州牧。韩馥初到冀州,邀请了一批老乡前往帮助,主要有荀谌、郭图、辛评等名士。
    天下已然大乱,若不依靠雄主,必死无葬身之地;而韩馥不是雄主,袁绍有这个潜质。于是汝颍集团毫不犹豫地决定:换人。
    初平二年(191),袁绍秘联北方骁将公孙瓒,请其南下攻取冀州。韩馥军队一再战败,韩馥顿时慌了手脚。汝颍集团乘机对韩馥施加压力,逼迫他将冀州让给袁绍。韩馥眼见亲信们已经离心,不得不让位给袁绍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土著的实状
    了解了汝颍集团的真实实力后,人们可能会有个粗略印象:仿佛万里江山如一盘棋,汝颍儿女们轻轻松松地落子,呼风唤雨,手眼通天。那么这个群体是不是就天下无敌了呢?
    不,江山一盘棋,皇权、外戚、太监、枭雄、文士、豪强等每个阶层都是执棋者。在不同阶段,或许有些阶层有着先天优势,但没有无敌的存在。在乱世无主的情况下,掌握着地方影响力的土著们拥有较大的投票权,他们几乎能够决定家乡的这块土地究竟姓韩,姓袁,还是姓曹。但是,棋盘上形势转眼即变。一旦各地域有主(比如袁绍巩固了冀州,曹操占据兖州),大型的争霸战争开始,这种优势随即溃散,大兵一起,城池坍塌;刀剑之下,不分贵贱。土著们将失去土地,失去家产,失去人脉,成为弱势的流浪人,只能依附于军事领袖,贡献自己的智谋、人脉。
    我们仍拿汝颍集团中荀氏作例子:在短期小动乱里,地方势力可以武力自保。但在董卓政变后的大战乱中,颍川为之一空。荀氏族人随着荀彧投奔袁绍,但地盘已失,依仗已无。后来荀彧转与曹操合作,荀族再次分裂,一部分人跟着袁绍,一部分则跟着曹操。这些失去地盘的大族一步步地被卷入中央政潮中,失去了原来豪强的特色,而变成了标准的贵族士大夫,汝颍集团的凝聚力也逐渐涣散。
    看到这里,可能有人要问了:既然这群土著们这么有能量,为什么不能自己领兵当领袖呢?答案很简单:军阀是个高技术高风险的职业,领袖拼的是血气、胆量、胸襟、机变。一刀一枪都是真功夫,掺不得一点假。像袁绍,面对残暴的董卓及其铁骑,仍然敢、仍然能“横刀长揖径出”;公元192年他在大战中,率先锋百人被公孙瓒数千人包围,犹能不避不逃,血战到底;公元193年,根据地叛变,袁军凡有家属在基地者要么脸色大变,要么放声大哭,唯独袁绍容貌自若。许攸敢吗?荀谌能吗?辛评行吗?郭图可乎?要这些文人去做铁血领袖,显然是件很困难的事情,他们只能依附英雄气质强烈的袁绍们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土著是有小团体利益的
    拿下冀州后,袁绍在重用汝颍集团之余(期间汝颍大族子弟纷纷前来,其中著名者有荀彧、郭嘉,但两人都在短暂停留后离开),为了牵制汝颍集团,避免重蹈韩馥覆辙,袁绍大规模起用被韩馥冷落的河北豪杰。
    就这样,袁绍与汝颍集团的许攸、荀谌、郭图、辛评、淳于琼,河北集团的审配、逢纪、田丰、沮授等人,共享冀州军事、民事、财政、人事、监察权利。在两大集团的鼎力支持下,袁绍巩固了冀州,并击败公孙瓒,先后拿下幽州(今河北北部及辽宁一带。)并州(今太原一带)、青州(今山东北部),成为当时最强大的军阀。 
    当袁绍雄踞河北之时,曹操也基本上占据了黄河以南地区。一个要南下,一个要北上,两位当年曾一起游侠天下的老友兵戎相见,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“官渡之战”。这次战争以袁绍的失败而告终。有学者指出,以往人们大多是对两位领导人性格能力、政治军事政策进行观察。但如果把视角推到深处,会发现人们常忽略了一个重要因素——汝颍集团与河北集团的矛盾与火并,是导致袁绍失败的主要原因。具体表现为许攸背叛、张郃倒戈。
    事实上,在战争初期,占据“四战之地、惨败不堪”的曹操势力远较袁绍弱小。从建安五年(公元200年)初,袁绍进兵白马(今安阳滑县)、黎阳(今河南浚县东)开始,到十月曹操偷袭乌巢。阿瞒同志一直处于被动挨打的状态,袁绍大军攻个不停,曹操率有限兵力捉襟见肘地防御。但是曹操优秀的军事能力、卓越的见识使他苦撑了下来,而袁绍的犹豫、短视使自己错失了数次机会。
    如同近代史上著名的十二月一样,转机陡然出现了。袁绍的重要大臣许攸叛逃了!他为曹操带去了袁军情报和破袁秘籍。许攸为什么要背叛即将胜利的袁绍?传统的叙事是因为许攸的正确建议不受昏庸袁绍接受,以及许攸个人作风有点问题。实际情况是袁绍出征后,河北集团的审配等人借口许攸家人犯法,将其老婆孩子关进大牢。老大袁绍在外地,大后方审配他们说了算,许攸算是一点法子也没有。这哥们一合计,跑了,去找老同学曹操。
    要注意,《魏书》记载审配的家族就是一个“藏匿罪人,为逋逃主”的“豪强擅恣”之家。同样不法,审配家族罪行可能比许攸家族更严重。因此审配如此对付许攸一家,实则是两个集团矛盾冲突的结果。
    在曹军处境极为困难之时,许攸前来投效,这对曹操取得胜利是有决定意义的。接下来的发展人所共知,曹操摸清了袁绍的情况,从纳许攸“偷袭乌巢粮仓”的计谋,一战而定天下。
    河北土著们敢掏刀子,汝颍豪杰就是吃素的吗?当然不是。郭图等不断向袁绍打小报告说:“沮授是河北人,监统内外,威震三军,主公咱们豫州人太危险了啊太危险。”袁绍疑虑,便把监军权为为三份,郭图、淳于琼各管一军。就这样,河北集团与汝颍集团互相刀来剑往、诬陷攻击。
    及至乌巢粮仓被劫,名将张郃上谏说:“曹操兵精,必破乌巢守军。粮仓一丢,我们就完蛋了。赶快派军队去补救吧!”郭图坚决捍卫“对手支持,我们就反对”的信念,他上谏说:“张郃说的不对。围魏救赵知道不?我们去打曹操基地许昌,他肯定回军,我们再围点打援消灭曹军。”张郃苦劝:“许昌城坚,如果攻不下,乌巢粮仓再被劫,我们就完了。” 
    袁绍权衡后,决定派少量轻骑去救乌巢,而以张郃率重兵攻许昌。许昌城尚未攻下,乌巢大将淳于琼已被砍死。郭图羞愧,于是给袁绍谗言:“张郃不尽力,导致您功亏一篑。”张郃听闻大惧,立刻在许昌城下投降。袁绍就此无再搏之力,与儿子袁谭孤骑逃跑。
    内讧导致许攸、张郃在“官渡之战”的关键时刻反戈,最后决定了战争走向。但即便如此,曹操仍无法全部吞下袁绍地盘。不久袁绍病死。其膝下三子中袁谭、袁尚都具有一定才能。河北集团的审配、逢纪矫绍传位给袁尚,而汝颍集团的辛评、郭图等则支持长子袁谭。双方为了争夺袁绍遗产,开打,两败俱伤。阿瞒笑呵呵收工,成为北方霸主。(作者单位:禹州市委宣传部)

顶一下
(8)
80%
踩一下
(2)
2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

关于我们 | 商务合作 | 网站地图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意见反馈 | 网站管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