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户名:密码:验证码: 看不清?点击更换 注册帐号 忘记密码?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网站地图
中国禹州网 主办:中共禹州市委 禹州市人民政府 你好,今天是: 返回首页 旧版回顾
 
 今日禹州 卷首语 重要言论 要情通报 学习研讨 调查研究 工作交流 市情传递 夏都论坛 厚重禹州 天南地北禹州人 大禹采风 文苑 大事记 域外借鉴 古钧神韵 摄影报道 综合
郭嘉:天妒英才栋梁倾
2012-11-07 10:44 来源:中国禹州网 作者:朱晓路 点击:

    遥望三国烽烟,他是一柄令天地变色的利剑。神州大地因他而被劈为两个阶段,他在,曹操攻坚克城、华夏统一在望;他逝,曹魏止步长江,枭雄回天无力。
    伫立乱世战场,他那一双秋水眼瞳锐利似电。一扫之下,一切局势、前景、战略无不剖析的精准明确,诸多诡计、迷云、人心皆尽清澈见底。
    身着一袭青衫,他以孱弱之身观望天下棋局。偏偏呈现出狂烈的赌性,爱下大注,爱剑走偏锋,爱孤注一掷,而且爱战无不胜。
    在他身上,料事如神四个字不是传说。
    在他手下,势如破竹是一种工作常态。
    他叫郭嘉,一个只活了37岁的天才,却是如花火般惊艳于史的卓越大谋士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择  主
    东汉末(公元170年),郭嘉出生于颍川郡(今禹州市郭连镇郭连村)。当时,颍川郡不仅是除京师洛阳外的第二大繁华地区(所辖12县,包括今许昌、平顶山、漯河等地),还是三国时期最大的人才库,天下谋士十之六七出于此。浸染在这样氛围里,勤学的郭嘉在少年时代就展露出非凡的智慧,他喜欢与长者交谈,独到的见解往往使众人都自愧不如。
    郭嘉的成长期正值汉末大乱,中央政府陆续出现宦官作乱、董卓之祸,地方上诸侯蜂拥割据。少年老成的他低调行事,静观天下大势,只与一些仁人志士交流。公元191年,21岁的郭嘉在朋友田丰等人的鼓动下,投奔到出身名门望族、势力最强大的诸侯袁绍帐下。袁绍对郭嘉等人极为敬重,厚礼相待。但只待了数十日,郭嘉就从袁绍喧嚣的声势中观察到了其内在致命的弱点。他对两位颍川籍谋士辛评、郭图说:“智谋之士首要在于审择明主,只有那样,才能如鱼得水而功名可立。如今袁公只想学周公礼贤下士的姿态,却根本就不懂得用人的道理。他只是招揽人才,却不予以重视,临事又好谋而不能决断。若想和他一道拯救天下的危难,建立霸王之业,实在是难啊!”于是,他毅然离袁而去。
    随后郭嘉赋闲六年。公元197年,他受荀彧的大力引荐再度出山,去见势力较弱、却能“挟天子以令诸侯”的曹操。曹操向这位比他小15岁的年轻人询问天下形势,郭嘉一语道破要害;讨论军事问题,郭嘉应变奇快。曹操大喜:“帮助我成就大事业者,必是此人。”郭嘉也十分欢喜:“曹公才是我想投奔的明主啊!”
    随后曹操任命27岁的郭嘉为司空军师祭酒。终郭嘉余下十年时光,他一直担任此官。这是个什么官呢?司空即曹操官职(政府三公之一,掌水利、营建之事)。曹操领司空衔、行丞相权。军师祭酒是曹操幕府的属官,等同于高级军事参谋。它并非汉代政府编制,官职也不高,但十分重要,直接影响曹操的军事决策。
    郭嘉从出山到去世,始终担任曹操这一私官,使他受到了最大限度的信任。这种信任关系表现在四个方面,一是二人行则同车,坐则同席。二是曹操对他十分宽宏。郭嘉随性洒脱,纪检官员陈群曾举报他,但素来严于治军的曹操却一挥手:“此乃非常之人,不宜以常理拘之”。而其三,长年征战生涯,曹操身边必有郭嘉,以便随时商询。其四,曹操对年轻的郭嘉寄予了无限的希望,几次说过,自己去世之后,治国大事要托付给郭嘉。
    郭嘉择主的成功,并取得曹操的绝对信任,使其才华能得以最大程度的发挥,成就了他短暂而极度辉煌的职场生命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百  战
    郭嘉初入曹营时,曹军形势很不理想,可以说四面受敌:北方有势力最强大的袁绍,南方有刘表、张绣,东南孙策蠢蠢欲动,吕布占据徐州,袁术称帝扬州,连暂时依附的大耳朵刘备也貌合神离。曹操夙夜忧叹、看不清前行的方向,郭嘉随即提出“十胜十败论”,凭借他对人性的认识,断定曹操在道义、度量、战略眼光、意志信念等十方面全面压倒袁绍,必胜。曹操信之,结果如其所言。
    公元198年9月,曹操采纳郭嘉之谋出兵攻打虎踞徐州的吕布。曹军先破彭城,再败吕布,最后围困下邳。吕布坚守不出。战役持续了大半年,曹军疲惫准备放弃。郭嘉以项羽为例劝谏曹操,指出“吕布有勇无谋,气力衰竭,坚持则必可擒之”。曹操从之,结果如其所言(擒杀吕布)。
    公元200年,曹操大军与袁绍在官渡相持不下。刘备反了曹操,占据徐州并联盟袁绍,在曹军身后天天磨刀。曹操想调兵干掉这个忘恩负义的大耳朵,又怕袁绍趁势进攻。郭嘉分析说:刘大耳朵很奸诈很有野心,必须要趁其根基不稳、民心未附时一拳打倒、打翻、打成龟孙。至于袁绍则不必担忧,“绍性迟而多疑,来必不速。”曹操又从之,结果仍如其所言(破刘备军、擒关羽及刘备老婆)。
    祸不单行,刚打跑阴谋家刘备,虎将孙策又尽起江东大军,准备偷袭许昌。曹营人人自危,以为倾覆在即,不少人开始暗中向袁绍献媚,准备为自己留条后路。在此紧急关头郭嘉居然提出一个匪夷所思的见解:“主公不必担心,孙策刚刚吞并江东,所杀的都是英雄豪杰。而他又轻率疏于防备,我看他必然死于刺客之手。”让人惊掉眼球的是结果又如其所言(小霸王孙策半途死于复仇的前吴郡太守门客之手)。
    公元203年,袁绍败死后,兵权落入两个儿子袁谭、袁尚之手。曹军将领想乘胜进攻,郭嘉却力排众议,建议退兵。他为曹操分析道:“袁绍在去世前草草决定让受宠爱的次子袁尚接位,长子袁谭满腔不服。如果我们攻打,他们便会联合抗击;如果暂缓用兵,他们一定会爆发内讧。”曹操从之,结果仍如其所言(内讧后,曹军轻松破之,二袁一死一逃)。
    公元207年,袁尚逃入乌桓(今辽宁锦州一带)。曹操想乘胜追击,一举安定北方,但又十分担心如今跟着荆州牧刘表混的刘备会趁机偷袭。根据曹操对大耳朵人品的了解,他有充分理由相信刘备一定会趁自己孤军远征时,率领一队马仔们来许昌欺负自家老小。然而,郭嘉却笑说:“主公你放心去远征,刘表自知才能、魅力不及刘备,忌讳颇深,不会让大耳朵领兵的。”曹操随即放心孤军远去,结果又如其言(大耳朵再三激动请缨,刘表就是不借兵)。
……
    夜色之中,当这些郭嘉的计策挟着剑光霜冷浮在史书之上,我不由得感到一股寒气逼人,步步惊心。这位郭奉孝,好生大胆!难道颍河流经他家门口的那一段是用醇酒酿成的吗?若不是自小饮烈酒长大,怎会连血管中都透着如此狂烈?你看他的计谋,每每如赌博,总是最大程度地追求回报率,为此不惜将风险系数每次都置于高危点上。比如公元200年分兵打刘备的计划,使它成立的唯一条件就是强敌袁绍在该出手时不出手,否则曹操必遭灭顶之灾。而袁绍偏偏就如这个书生推算的那样,温温柔柔宅了一把。更令人惊掉下巴的是,如此高风险的判断,郭嘉从未错过。常在河边走,他偏偏就是不湿鞋!
    这使我们不得不感叹:有些人仿佛就是为了惊艳世界而生,比如李白的诗,苏轼的文采,毛泽东的军事指挥,以及郭嘉的谋断。在他们身上有着迥异常人的老练沉稳、灵犀慧光。我们无法想象这个弱不禁风、喜欢和朋友通宵达旦饮酒畅谈的病弱青年,为何偏偏有着如此惊人的胆略、老辣的眼光?他对世情、对人类心理的把握究竟到了何等出神入化的地步?袁绍、吕布、孙策、刘表、袁尚、袁谭等等在他面前都如透明的小孩子一般。在他一转念,一挥手之间,无数的铁甲军队、刀剑弓弩飞灰湮灭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病  逝
    体弱的郭嘉在从北征乌桓回来的途中,因为水土不服又操劳过度,37岁的他患病去世。天妒英才栋梁倾,一代奇才瞬间如流星陨落。但十年间郭嘉辅助曹操从四面强敌的环境中冲杀出来,吞纳北方,为曹魏统一全国奠定了坚实的基础。
    奈何天意难测,在郭嘉逝世第二年(公元208年),曹操率领二十多万大军南下征伐孙权,却偏偏在他最强大的时刻惨败于赤壁之下。狼狈逃脱的曹阿瞒回到根据地后干的第一件事,是在中军大帐中设下祭坛,披麻大恸:“郭奉孝(郭嘉)在,不使孤至此。”
却叫曹阿瞒如何不痛哭?他自得郭嘉之后,每战皆胜,几乎无敌于天下。然而郭嘉死后,随即赤壁惨败,险些丧命。此后十二年间,曹操除在西北与马腾、韩遂等草寇型军阀的战争中取得若干战绩外,霸业基本停滞。一代英雄曹孟德,策马遥望江东、蜀中之地,怅然失落,空留下一个天下三分的无奈结局。
    怜哉、惜哉、哀哉。郭嘉英年早逝,不仅是曹操之大不幸,亦是三国时期民众之大不幸。若郭奉孝多活十年,无论是另生奇计,一气平定江东,驱逐尚未成气候的刘备;或阻拦曹操南下,精砺水军,不断在外交与舆论上施压于孙吴。都极可能统一中国,减少征战杀伐,使民众得以休养。
    悲乎,痛乎,惨乎。郭嘉生前,曹操几次交代自己千秋之后,由其辅政。郭嘉若在,哪里轮到司马懿随后掌权。以至于随后司马氏篡位、八王之乱、五胡乱华,南北政权互相攻杀三百年,直至隋朝方止,百姓死亡十之八九,中华文明躺倒在一片血泊之中。
可叹天意难测,历史不可挽回。郭嘉毕竟早早逝去,中国历史驶向一个刀光剑影的死胡同。建安十二年(公元207年),郭嘉病逝。同一年,二十七岁的诸葛亮出山。
             借  鉴
    拂开郭嘉的传奇光环,在史册的青简墨字间去还原一个普通人的一生,去观察他的求职、他的价值观、他的生活状况。我们会发现很多可借鉴、反思的细节,比如:为什么郭嘉在曹操手下能够如鱼得水,君臣之间配合默契、相得益彰呢?而在袁绍手下就不行呢?
神游史海后,发觉想解读这些,要先从彼时的时代背景入手:汉代是一个充溢着豁达宏大、勃勃生气的时代,期间张良辅佐沛公、张骞孤身开拓西域、霍去病封狼居胥、陈汤喊出“犯强汉者,虽远必诛”……英才豪杰们纵横朝堂、策马边疆,战斗力非凡。在这样的时代中,君臣之间的关系潜在着一种契约——你诚我忠,你仁我义。于是贤良们豪情壮襟,主观能动性被完全调动起来,发挥出自己全部的潜力。这股嗷嗷叫的战斗力与得过且过、亦步亦趋的平庸化,两者之间的效率是天壤之别的。
    曹操用人就符合这种时代气度,其中有三个特点:一,绘愿景。他通常给贤才们画了一个气壮山河的蓝图,让部下朝着自家幸福与宏伟志向去努力,而这个努力的方向直通曹操的霸业;二,善纳谏。曹操的谋士们只要说得对,他就听;说错了,不要紧;说烦了,他保留意见;三,大度量。部下不论文武,只要有能力,他就使之置于合适舞台上充分锻炼,逐渐成长为一个个忠于他的智士骁将。三者综合起来形成了一个局面——众多“郭嘉”们为了理想与个人幸福竭尽全力,凝聚起一股大浪滔滔的气势,一步步将曹操从洼地推到山巅。
而袁绍呢?想博“礼贤下士”之名而不真正爱惜人才,招揽人才却不予以重视,临事又好谋而不能决断,完全凭着一己喜恶来操持团队。这样的小家子气,家底虽大,却如同一盘散沙,怎么干的过生机勃勃的曹操团队呢?
    此外,反观郭嘉的职场生涯,也有三点启示值得我们反复思考:
    第一个,怨天尤人的现象。让我们来作一个设问:假如穿越回三国时代,怀着一肚子法制民主、锦囊妙计的你去替代郭嘉的位置,你会怎么做?答案因人而异。但我们可以肯定一点——个人的命运一定要在时代的背景下才能发光。你所做的事业一定取决于制度空间的大小,你个人的品质再好,能力再强,都不重要,只有跟制度空间相容,你才能很好地生长。
第二个,健康的问题。如果没有健康的身体,你智商160,同事智商110;你每天工作12个小时,同事每天工作8小时;你活了37岁,同事活了84岁。谁创造的价值大?答案不言而喻。郭嘉早逝应该使我们保持警惕:不仅手里的笔杆子要舞得转,身体这个枪杆子也要磨砺的好使。
第三个,工作的问题。我们为什么要拼命工作?比如郭嘉,他为什么精心择主,鞠躬尽瘁?我想除了拿薪水求生存、赢得社会的尊重外,更重要的是他要释放自己的所有能量,看看自己的智慧到底能走多远,从而找寻到个人在茫茫宇宙间的存在感。另外一方面,中国读书人的普遍价值观也给了他坚定的信念:此生走这一遭,要通过不断的修心磨砺,从而治国平天下,为黎民开平安富庶。
    生活在封建时代的士大夫尚能如此,我们更复何言?或许你我人微言薄、精力不够充沛、脑子不够聪慧……但当我们全心全力做好工作后,挺立在蓝天之下时,所有人都是平等的。通过自己的努力,能使这个世界变得更好一些;做好自己的工作,为群众提供便利,为弱势群体多做一些,为社会公平美好添一份力——这就是我们全力工作的动力之源。能做到这个程度,你我俗子与郭嘉、诸葛亮等贤才又有何区别呢?
    尤其是英气勃勃的年轻人,更当如出鞘利剑。把求知求智求磨砺摆在首位,提笔行云流水,磨砺健壮体魄,工作不畏艰难,信仰坚定不移。以锐利昂扬的精神面貌,为开创更美好的时代俯身躬耕。试想,我大禹之州若得三百位如斯加强版“郭嘉”,该是何等的前景啊?

顶一下
(13)
92.9%
踩一下
(1)
7.1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

关于我们 | 商务合作 | 网站地图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意见反馈 | 网站管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