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好,今天是:
     本局首页      机构概况      工作动态      办事指南      部门文件      政策法规      政府信息公开
禹州警方侦破“2014.11.21”雇凶杀人案
2015-01-07 15:31 来源:公安局 作者:张汇涛 刘永旭 点击:

  一起蹊跷的失踪案,一场诡异的迷局,嫌疑人狼狈为奸,机关算尽。乾坤朗朗,岂容妖魔逞凶!看我大智大勇的禹州公安明察秋毫,抽丝剥茧,层层撩开魑魅魍魉那神秘的面纱......

 

离奇出走 杳无音讯为那般

  中原腹地,禹州市鸠山乡,群山起伏,层峦叠嶂。盛夏时节青山吐翠,满目葱郁。2014年8月1日上午,升到半空中的骄阳丝毫不吝啬自己的光芒,炙烤着大地,把树叶都晒得卷缩起来。知了扯着长声聒个不停,给闷热的天气更添上一层烦燥。

  鸠山乡魏庄村的李国营骑着摩托车赶往老表王祥家,路上他心里犯嘀咕,“咋回事?说好一块去上班的,咋会手机关机了?”原来李国营、王祥和老王沟村村民王朝选一起在新密市超化镇福泰煤业公司上班,一星期时间回家一次,7月31日上午三人一路回家后约定次日上午结伴上班。到达王祥家门口,李国营使劲拍门喊王祥,但是没有人应声。无奈之下,李国营和王朝选到单位上班。李国营还是放心不下,给王祥的妻子白峰打了电话,电话那头传来白峰没好气的声音,“你祥哥昨晚和我吵架后离家出走了,就不像个大老爷们。”“上班好好的,说出走就出走,不会有啥事吧?”李国营心里想。保险起见,李国营给王祥的哥哥王付定打电话说明了情况。

  “出走前没有一点征兆,上有80多岁的老母亲,下有一双儿女,咋会说出走就走了,最起码的也要给我这个当哥哥的打个招呼吧。这也不符合兄弟的性格呀!”王付定疑窦丛生,连忙赶到兄弟的家中。听着白峰的叙述,王付定知道了王祥出走的原因。原来7月31日上午,王祥下班回到家里,吃过晚饭后,白峰的胃病犯了,她对王祥讲胃病经常犯,不如到郑州市的大医院好好检查一下,谁知王祥气哼哼地说,“挣点钱都给你看病了,啥时间手里才能存住钱。”因此,二人吵了起来,正巧6岁的女儿拉扯着王祥要手机玩,王祥更不耐烦了,留下一句话,“不过了。”便出门而出。弄清情况后,王付定以为兄弟生气出门几天后就回来了,便不在意回到了自己家中。

(王祥的家)

  一天过去了,二天过去了......不知不觉王祥出走近一个月了,还是未见到兄弟的踪影,王付定心里疑惑起来,便敦促白峰一块到鸠山派出所报案。接到王祥失踪的案情后,派出所民警高度重视,在家属的配合下,连续开展了查找王祥下落的工作,随着时间的推移,依然没有王祥的任何消息。出于职业的敏感,派出所所长蒋合钦于2014年11月21日将王祥失踪案的情况通报到禹州市公安局刑侦大队。

 

枕戈待旦 铁血男儿剑出鞘

 

  一个正常上班的中年人莫名其妙地失踪了100多天,听着简直就是天方夜谭。刑侦大队教导员贾新生听完派出所民警的介绍后,感到了问题的严重性,旋即向主管刑侦工作的副局长石志强作了汇报。

  接到石志强的报告后,公安局长张建军陷入了沉思。这位转战魏都、鄢陵、禹州三县市的公安局长深知自己肩负的重任,作为拥有130万人口县级市的最高治安长官,他殚精竭虑,夜以继日,带领全体民警全力维护着华夏古都禹州的平安、和谐。张建军时刻清醒地知道平静的大海下面常有暗流涌动,祥和的社会环境里亦有魍魉逞凶。“失踪100多天,没有任何音讯。”“一个勤劳朴实的山里汉,为什么突然离家?”“莫名其妙地出走,太不正常。”一个个疑问在张建军的脑海里闪现,“这决不是一起简单的失踪案,很可能是一起蓄意已久的谋杀案。”刑警出身的张建军清楚地明白,一场真正地较量已经拉开序幕……

  刻不容缓,张建军带领石志强、贾新生等侦技民警赶赴鸠山乡老王沟村,实地查看王祥家的位置及离家出走可能的方向。到达老王沟村,一座座大山映入眼帘,冬日的山粗犷而冷峻,令人感到一种刚正不阿、力争上游的质朴美,似一幅凝重的画,如一首深邃的诗,若一个清新的故事。面对着民警们那一张张质朴的脸庞,仿佛在无声地叙述着什么,又仿佛在期待着什么,沉思着什么。

  老王沟村紧靠禹州通往汝州的省道,交通较为便利。王祥家单独在村南头的一个小山坳里,整齐的院落显现着家境的殷实。王祥,42岁,老王沟村6组人,新密市超化镇福泰煤业公司。妻子白峰,38岁,平时在家务农。二人育有一男一女,儿子王某某,17岁,在江苏省昆山市一个电子通讯有限公司干沾锡工,女儿王某,6岁。张建军和民警们细致地查看完王祥的家以及附近环境后,一套整体的侦查思路已成竹在胸。

  事不宜迟,以张建军为组长,刘禹锋、石志强为副组长,刑侦大队、鸠山派出所、网警大队、情报中心、后勤科等单位为成员组成的王祥失踪案专案组迅速成立,专案指挥部设在鸠山派出所。没有无缘无故地爱,也没有无缘无故地恨,一个中年人不会人间蒸发,目前极有可能被害。因此,专案民警必须紧急开展以下工作:一、围绕王祥、白峰的社会关系,查透各类矛盾,以期发现可疑情况;二、详细询问白峰,查清王祥失踪时的具体情况;三、情报中心民警调集7月31日以老王沟村为中心方圆20公里内公路上的视频;四、安排民警赶往昆山,调查王某某的各种关系,查找矛盾因素;五、围绕王祥的亲属做工作;六、对王祥的工友展开调查,力争发现相关线索。七、技术民警要仔细地对王祥家进行勘查,并对附近区域进行搜索。

  鲲鹏展翅,搏击长空。面对没有现场的“命”案,参战民警不畏严寒的侵袭,没有任何怨言,领命前行。

  11月22日,大案中队指导员王延生、民警靳永灿来到了江苏省昆山市,在当地警方的配合下,在一家电子通讯有限公司找到了王某某。经王某某介绍,他父亲7月31日失踪时,他到鸠山乡政府所在地网吧了玩了一个通宵,回家后听母亲讲父亲离家出走了,他也没有在意。在自己的脑海里,从2014年的年初,父母经常吵架,每次父亲对母亲都是一顿暴打,打一次甚至一连几天母亲下不了床。在村里他风言风语听说母亲可能有外遇了,对于这种事情,作为儿子也不便多说什么,所以在父亲出走半个月后,他考虑到自己已经成人,应该替家里承担责任。于是他就回到了原来打工的地方干活。关于家里的一些其它情况,王某某也反映不出来。围绕王某某在的工厂的种种关系,民警详细进行调查,没有发现王祥失踪的任何线索。

  在副大队长赵向阳的带领下,技术民警对王祥家及附近细致地进行勘查,未有王祥被侵害的迹象。

  ……

红杏出墙 艳遇路边采花郎

 

  副大队长王金伟、中队长杨笑琦等民警在对白峰、王付定及村民深入细致调查后,逐步还原一些真相。

  现年38岁的白峰虽说不上是沉鱼落雁、羞花闭月,但是在偏僻的小山村里,也是个出了名的美人,虽已中年,依然是风韵犹存。在年轻时候,由于家境贫寒,经人介绍认识了王祥,结为夫妻后,总感觉有一种“好花插到牛粪”的味道。时时对老实、木讷的王祥横挑鼻子竖挑眼,碍于已有一双儿女,王祥平时忍气吞声。话说2005年时候,王祥在禹州市磨街乡苇园煤矿上班时,与周口市一个叫文某的工头关系密切。文某常到王祥家串门。水性杨花的白峰见到包工头文某后,可找到了心中的白马王子,频频向文某暗送秋波。不久二人勾搭成奸,为了生计,王祥不得不甘做“缩头乌龟”。对于送上门的“猎物”,长期在外务工的文某甚决满意,他时不时地给王祥家送钱送物,予以回报。殊不知,文某不仅在煤矿干活,同时也是个古墓大盗,时常领着王祥外出盗墓。对禹州市境内的朱王坟及外地的王侯墓进行盗窃,但是收效甚微。直到2005年年底,文某离开禹州,赴南方打工,白峰才与文某断绝联系。

  且说,自文某离开禹州后,王祥到新密市的煤矿打工,白峰在家照顾两个孩子,日子似乎平静下来。然而,2006年的时候,王祥的叔伯哥王某家盖房子,白峰给其帮忙,当见到承包建筑的小老板刘全时,白峰“春心荡漾”,见多识广的刘全也不是那省油的灯,相互留了电话号码,一来二去,二人便“共浴爱河”。为了方便私通,白峰把女儿给刘全当干女儿,王祥认下有钱的亲家,感觉也挺有面子。自此,当刘全在外承包工程,白峰便跟随其到工地,男欢女爱,二人出入如同夫妻。刘全家里红旗不倒,外边彩旗飘飘,小日子胜似神仙。一晃时光过去了几年。俗话说的好,没有不透风的墙,在旁人的闲言碎语中,王祥也察觉到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,但是没有抓到二人作奸的证据,王祥依旧重复着平时的日子。

  事情在2014年的大年三十砰然爆发了,在阖家欢乐的喜庆的日子,王祥和全国的家庭一样,都处在节日欢庆的喜悦中。在观看春节联欢晚会时,王祥着急去厕所,因厕所没有电灯,王祥随手拿起白峰的手机到厕所照明用。无巧不成书,刚到厕所,“滴滴……”,手机上了一条短信.好奇的王祥打开短信看,映入眼帘的是“亲,我的小宝贝,想你了,老公。”一看是刘全发的,王祥气的肺都炸了。回想自己为了这个家庭,冒着生命危险没日没夜地在煤矿上干活,妻子“淫心”不死,竟又与刘全勾搭成奸,这个老实的男人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把手机摔在地上,奔回屋内,对白峰拳打脚踢,挨打的白峰知道王祥发现了自己的奸情,无话可说,任其殴打。打累了,王祥抽身拿起一把杀猪刀,骑上摩托车,向鸠山乡涌泉河村刘全家奔去。到达刘全家后,刘全早已躲了起来,气急败坏的王祥把刘全家的窗户玻璃砸毁。此事闹的鸠山乡家喻户晓,后经多人出面协调,最后不了了之。

  综合调查的情况分析,王祥的失踪与奸情有关。杀父之仇,夺妻之恨,不共戴天。难道是王祥的失踪与文某或是刘全有关?

  11月25日,副大队长冀新旭、中队长李刚按照指挥部的指令,赶到周口市文某的老家,经过艰辛的努力,见到了文某,全方位调查,彻底排除了文某奸情杀害王祥的可能。是不是因盗墓分赃不均引起了王祥的被害?紧张工作后,这种可能性也被排除。

  围绕刘全开展工作,在2014年7月31日王祥失踪的当天,刘全一直在家,刘全没有作案时间。

  王祥生不见人,死不见尸,就像人间蒸发一样。难道真像歌中唱的“这里的山路十八弯,这里的水路九连环”,山重水复疑无路,何时才能柳暗花明又一村?

  天不藏奸 神秘幽灵显端倪

  花开两朵,各表一枝。

  情报中心副主任祁明杰、民警王占峰按照指挥部的部署,调集了相关的视频资料。由于夜晚的光线的原因,视频中显现在7月31日晚上9时,两个人骑一辆125型摩托车从老王沟村方向出来后向西朝汝州方向驶去,在8月1日凌晨2时许,见到一辆类似的摩托车向老王沟村东边驶去,上面只有一人。从模糊的影像中可以判断坐在摩托车后座的人有可能是王祥。

(汝州市大峪乡下焦村鸡冠山)

  “看来白峰说的有假话,重新询问白峰。”副局长石志强掷地有声。

  民警再次询问白峰,白峰讲到自从王祥对自己暴打之后,自己和王祥打起了“冷战”。7月31日晚上在8点多钟时,确实有个人骑着摩托车到家中把王祥喊走了。因为王祥和自己谁也不理谁,她也没在意,近期王祥神神秘秘地和一个人通话,电话提到“洛阳铲”等信息,有可能是盗墓的。对此白峰的女儿也予以证实。

  看来,王祥的失踪与当晚接他的神秘男人有极大的关系。

  11月26日,大案中队长王志峰、副中队长王帅、民警胡志明调查新密市王祥打工煤矿工友的工作也有了一些进展。据家住洛阳市嵩县白鹤乡大青村的工友刘会锋讲在6月19日的时候,正巧是他和王祥一块歇班。王祥对他说光靠死力下窑挣钱太慢,有个盗墓的老板给他了1000元钱,让他买“洛阳铲”,真能挖住王侯墓的话,一下子就发了。刘会锋怦然心动,于是和王祥一路到郑州市,在二七塔附近,花了680元钱买了14根探杆、两把“洛阳铲”,然后通过长通物流发往禹州,让盗墓的老板接货。当刘会锋回到家后,突然王祥又打来电话称:卖“洛阳铲”的地方还卖金属探测器,标价是8000元,老板想买哩,等会他直接给你打电话,你说你是卖金属探测器的人,一个金属探测器价值12000元,咱俩个弄他点钱花花。我答应后,一会儿,一个尾号是“8753”的号码打了过来,我就按照王祥讲的说了,那个老板迟疑一下,说随后再说,就把电话挂断了。之后那个老板未再联系,那个老板的声音比较特别。调查长通物流公司6月19日的接货情况,在接货单上显示收货人是王祥,但是留的电话号码确实尾号为“8753”的号码。围绕尾号为“8753”的号码开展工作,此号码在禹州市鸠山乡的一个门市部卖出,此号码只于王祥、刘会锋联系过,盗墓老板的嫌疑陡然上升,看来,王祥凶多吉少,之前指挥部的判断是正确的。

  11月27日上午,王祥的哥哥王付定走到专案指挥部,向专案民警王新华、陈会军反映了一个情况。原来在5月16日晚上,王祥下班在家休息,晚上白峰的胃病犯了,王祥骑着摩托车到乡卫生院给白峰包药。当走到唐庄大桥时,一辆面包车向他撞来,王祥躲闪不及被撞倒沟里面。那辆车没有停下,径直跑了。王祥万幸没有受伤,只受到一些皮外伤。事后王祥报了警,但是没有结果。民警紧急调取了当时王祥被撞的现场勘查资料,根据现场分析,这不仅仅是一起简单的交通肇事案件,开车人显然是置王祥于死地的。是谁要撞死王祥?此时,经侦查指挥部获取了一段5月12日打给“110”的神秘电话录音。电话的尾号是“5702”,电话录音中,一个声音特别的人在咨询把人弄成轻微伤逃跑能否构成犯罪。

  “王祥被撞后就有人咨询‘110’,这里面有什么联系?”“尾号为“5702”和“8753”的电话通话中,声音都是比较特别,”贾新生灵光一闪,“交通肇事案和王祥失踪案有并案的条件,应该让刘会锋听听‘110’的录音。”他立即把这个想法给张建军、石志强汇报。得到张建军的赞同,贾新生立马拿上录音赶到洛阳市嵩县刘会锋的家中,“就是买‘洛阳铲’的老板。”刘会锋十分肯定地说。立即调查尾号为“5702”的机主资料,机主姓名显现为刘某,刘某系刘全的哥哥。并且尾号为“5702”只于刘全另外的一部神秘电话联系。

  狐狸的尾巴终于露出来了。

 

天良丧尽 蛇蝎恶毒野鸳鸯

 

  对刘某秘密开展工作,发现刘某在7月31日没有外出,不具备作案的时间。“咋回事?”专案民警百思不得其解。再调查得知刘某与刘全是双胞胎,看来刘全有可能会冒充刘某购买手机卡,然后把手机卡交给那个神秘的盗墓老板。看来,王祥失踪案极有可能是一起因奸情引起的雇凶杀人案件,“白峰”、“刘全”显然是雇凶的主谋,杀手就是那个神秘的盗墓老板。刘全如果雇佣杀手,应该与自己关系比较密切。

  “布建专案线人,贴近刘全。”

  “在涌泉村找到可靠的人对录音进行辨认。”

  “雇佣杀手应该会付佣金,对刘全、白峰的存取款情况详细调查。”

  指挥部里,张建军下达着一道道指令。

  “在7月31日之前,刘全在农村信用社的金燕卡上取走40000元钱,7月31日后白峰在农村信用社的金燕卡上取走了30000元钱,”调查刘全、白峰存取款的民警张保成、马轶飞向指挥部反馈。

  “经过相关人听录音,确定该人为鸠山乡涌泉河村的刘非,”鸠山派出所所长蒋合钦向指挥部报告着喜讯。

  看来,该收网了。“抓捕刘全、白峰,全力突审。迅速摸清刘非的行踪,确保抓捕刘非万无一失。”张建军坐镇指挥,调兵遣将。

  11月28日晚,副局长石志强带领专案民警兵分两路,直扑刘全和白峰的家。

  现年44岁的刘全躺在床上辗转反侧,难以入眠,和白峰交往的过程像电影一样一幕幕在脑海里闪现……

  2014年农历1月14日,鸠山乡大鸿寨山岭上,望着昔日的情人白峰被王祥打的遍体鳞伤,刘全心如刀绞。“全,我受不了了,你让我跳悬崖吧。”白峰泪流满面。“不,我不能让你死,我舍不了你。”刘全紧紧抱住哭的像泪人的白峰。“我们俩要想长期在一起,必须把王祥除掉。”白峰恶狠狠地说。刘全心里打了一个寒战。在白峰的坚持下,刘全下定了决心要除掉王祥。为防止公安机关查获,刘全决定物色凶手杀死王祥,于是他将目标锁定本村的刑满释放人员刘非身上,刘非心狠手辣,两次坐监,出狱后手头拮据。当刘全提出杀死王祥后,刘非满口答应,最后以10万元的价格敲定杀死王祥,随后刘全为刘非提供了作案用的通讯工具。先期商定用车撞死王祥,于是出现了5月16日的一幕。一计未成又生一计,当得知王祥对盗墓比较感兴趣时,就让刘非充当盗墓老板约王祥出家,将其杀害。

  “咚、咚……”,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把刘全的思绪拉回到现实,“谁呀?”刘全问道。

  “公安局的。”

  刘全一阵哆嗦,该来的总会来的,他长叹了一声。

  刘全顺利归案,白峰在家里束手就擒。

  审讯室里,自知大势已去的刘全、白峰对密谋雇佣刘非杀死王祥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,但他们并不知道刘非将王祥杀死在什么地方。

(犯罪嫌疑人白峰) (犯罪嫌疑人刘全)

  抓捕刘非成了当务之急,宜将剩勇追穷寇,专案民警像支支利箭射向刘非。

 

天网恢恢 多行不义必自毙

 

  刘非,男,汉族,1979年5月19日出生,住禹州市鸠山乡涌泉河村1组。2000年因盗窃被禹州市人民法院判拘役三个月;2012年因敲诈勒索被汝州市人民法院判刑八个月,2013年9月出狱。刘非现有二女一男。同时刘非与自己的亲表妹勾搭成奸,育有一女。刘非现在行踪不定,难以确定其行踪。刘非的相关信息迅速传递到指挥部。

  张建军非常清醒地知道,必须在短时间内抓获刘非,找到王祥的尸体。否则,刘全、白峰雇凶杀人案件将功亏一篑。对抓捕这样一个狡猾的且有反侦查能力的刑满释放人员,难度可想而知。不仅要用现代的高科技手段,传统的抓捕手段不能放弃。“利用专案线人贴靠刘非。”张建军斩钉截铁。

  在对刘非的家及可能去的地方民警们兵分多路架网守候,同时布建的线人也迅速展开查找刘非行踪的工作。

  艰辛付出,苍天不负。好消息传来,刘非乘坐一辆黑色的现代牌轿车出现在禹州市发发超市门口。贾新生带领10名民警迅雷出击,这个恶贯满盈的魔头落入牢笼。

  审讯室里,一场心理较量开始了。

  刘非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,与审讯民警做着垂死的挣扎。针对刘非的态度,专案指挥部早已制定了周密的审讯方案,任刘非表演。

  审讯专家贾新生抓住刘非的心理特点,根据掌握的情况逐一梳理,把“炮弹”射向刘非。

  “我不是人,我对不起我年迈的爹娘,求求你们,千万别牵连我的孩子,包括我和表妹的女儿,我说,我说……”正可谓人之将死其言亦善。

(犯罪嫌疑人刘非)

  原来,在得到刘全的40000元钱后,刘非到登封市盗窃一辆面包车,在没有撞死王祥后,王祥又多次殴打白峰。刘全、白峰多次敦促其快快下手,在知晓王祥喜欢盗墓这个行当后,刘非冒充盗墓老板,让王祥购买“洛阳铲”诱其上钩。王祥果然上当,根据白峰、刘全提供的信息,2014年7月31日王祥在家。于是刘非以盗墓踩点为由到王祥家接住王祥,到达汝州市大峪乡下焦村鸡冠山。等到达事先找好的作案现场后,刘非以到达古墓为由停下车来。趁王祥不备之机,利用路边的石头砸向王祥,可怜的王祥还在做着发财梦时就一命呜呼。砸死王祥后,刘非将尸体扔下一个深幽的山谷,用碎石将其掩埋后逃离现场,而后白峰给其30000元钱。

(掩埋尸体的峡谷)

  天理昭彰,11月29日,汝州市焦村云绵绵,雾漫漫,千山时隐时现,一个个青黛色的山峦,像是千万只青蛙,赶到这里集合。在一个深幽的峡谷里,满山秃露的乱石,在阳光下面更加显得苍老丑陋,仿佛一些生癞疤的秃头似的。在刘非的指认下,王祥的尸体终被民警在乱石堆里被挖出。至此,“2014.11.21”雇凶杀人案胜利告破。

  (民警押解犯罪嫌疑人刘非指认杀人现场)

  2015年1月1日,犯罪嫌疑人刘非、刘全、白峰被依法执行逮捕,等待他们的是法律的严惩。

  俗话说的好,聪明反被聪明误,反误了卿卿性命。这正是:狼狈为奸设圈套,机关算尽岂能逃?鹰击长空保平安,凯歌高奏乐陶陶。

顶一下
(76)
83.5%
踩一下
(15)
16.5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

关于我们 | 商务合作 | 网站地图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意见反馈 | 网站管理